2. 第 2 章_嫁给病娇厂督冲喜
笔趣阁 > 嫁给病娇厂督冲喜 > 2. 第 2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2. 第 2 章

  陆芍睁着湿漉漉的眸子,浑是不可置信。冲喜这事本就荒唐,更遑论是给司礼监掌印冲喜。她年纪轻轻心思澄澈,不懂那些弯弯绕绕,却也知晓这若当真是王氏所说的福分,她二姐姐如何不去?

  只一想到外边关于靳濯元的谣传,陆芍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一青面獠牙、面目可怖的怪人来。

  她瑟缩了一下,立时腿软跪在地上,豆子大小的泪珠儿一颗颗砸在地上,扯着王氏的裙褶道:“母亲,都道督主大人是个喜怒无常的性子,芍芍不敢...”

  王氏垂眼瞧她,恐她不应,拢了拢手炉,复又利诱道:“我知晓你在余州还有个被胥吏倾占的绣坊,这个绣坊于国公府而言可有可无,于你养祖母而言,却是毕生的心血。我母家也有在余州做官的,你此去冲喜,不论成与不成,我都会嘱人将你祖母的那份家产讨要回来。”

  这话算是捏住了她的软肋。

  陆芍心中了然,祖母一生节俭,待她却从不苛克,便是自己吃些粗食,也舍不得陆芍吃半点苦。余州的绣坊说是祖母心血的,实则是在替她做打算,是她的祖母疼爱她,恐她日后被夫家看低,这才日日操劳,替她挣下了这份妆奁。

  绣坊被倾占,她心里愧疚,愣是觉得自己没本事,才没守住祖母的心血。本想着把府里月钱攒下来买回铺子,谁料王氏当下就以绣坊利诱,软硬兼施,竟是不给她留有后路。

  好话坏说都说尽了,陆芍的眼底蓄泪,像是掬着揉碎了的星芒,她吸了吸哭红的鼻子,眼里的光渐渐黯淡,饶是如此,她仍是将眼神落在背对她的陆齐华的身上。

  当年便是陆齐华亲自下余州,将她从余州接来。在这之前,陆芍从未出过远门,她尤记得从余州到汴州路途遥远,她捱不住车马劳顿,倚着父亲的肩头昏睡了过去。父亲解下大氅披在她肩头,这是她打祖母离世后,睡的头一回安稳觉。

  可惜安稳的日子并不长久。

  陆芍深吸了一口气,直起发颤的身子,抬头对陆齐华道:“爹爹,我不愿去提督府!”

  声音有些稚气,语气却是坚定。

  这一声终是让陆齐华转过身来,他眉头紧蹙,眼中的愧怍散去,整个人显得有些躁郁。

  这四姑娘到底是养在府外,论亲疏远近,自然比不得府里长成的姑娘,将她送去提督府,歉疚有之,却没到心疼不舍的地步。

  他压制住脾气,开口劝哄道:“非你母亲刻薄,只顾着你二姐姐。实在是你二姐姐原就是同都指挥使家的嫡次子说过婚事,现如今说是三司各行其职,真正手握实权,也唯有都指挥使司,这样的人家,我们开罪不起。”

  陆芍没听过都指挥使的嫡次子,她只是有些好奇:“二姐姐若是当真有婚事,爹爹为何不同太后娘娘明说,兴许太后娘娘恩典,肯另择他人给督主冲喜。”

  陆齐华被这丫头噎住,面色一阵青白。他能在官场磨盘两圆,一手撑起国公府的门楣,心里自有千万个成算与谋划。

  如今宦官当道,东厂位高权重,几乎到了一手遮天的地步。陆齐华不愿得罪太后,可是倘或太后势单力薄,当真没法同靳濯元抗衡,他率先在提督府留个后手,也不至在一棵树上吊死。

  横竖出了事有太后兜着,若陆芍那丫头当真能入靳濯元的眼,讨好靳濯元,他在朝中岂不是又多了重倚靠。这事怎么算都不亏。

  话不好敞开来说,陆齐华只得胡乱敷衍道:“你是不懂汴州的错杂,爹爹眼下也是没办法了。”

  他搭着陆芍的肩,将人从冰冷的地上搀扶起来:“好孩子,去提督府只是权宜之计,后头的事自有爹爹和太后替你周全。你到底是我们国公府出去的,若是那靳濯元当真容不下你,爹爹又岂会坐视不理。当下就算是为了爹爹,为了整个陆家的兴荣。”

  外头朔风凛冽,吹得窗棂一片作响。陆芍来时受了风雪,方才又低低哭过一回,双耳灌了国公爷和王氏话,只觉得头也疼,胸口也闷。

  陆齐华言语中的真假,她已没了分辨的力气。屋子被炭火烘烤,活像是煮沸了的瓦罐,热得昏沉,屋外虽冷,反倒能教人清醒起来。

  “容我想想。”她绕过炭盆,正欲推门透气,远远瞧见月洞门内走来一身着胭红色簇新袄子的姑娘。

  不待她推门,就瞧见常妈妈拿着油伞大步迈入风雪中。那头分明撑着伞了,她仍斜打着油伞替她遮风。

  “二姑娘快快,再加紧些步子,外头天寒地冻的,没得染了风寒,夫人又该担心了。”

  陆婳听着常妈妈催促,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子,嘴上连连抱怨道:“我在屋里呆得暖和,做甚么非要一起用膳,还是同陆芍那丫头一块儿。”

  侍婢簇拥着她上石阶,将人遮得严严实实,不等常妈妈通秉,陆婳便着手推开了身前的格扇门。

  站在屋门后头的陆芍被这猝不及防地推门吓着,后退了一小步,陆婳斜睨了她一眼,未回她招呼,解下身上白缎绿萼斗篷,径直走到王氏跟前,双手搭在王氏怀里那只画珐琅海棠花卉暖炉上:“母亲,外头好冷,后厨还有糜子面没?冲碗茶汤来。”

  南吃糖水,北喜茶汤。茶汤味甜香醇,色泽杏黄,一碗落肚,既能果腹又能驱寒。

  王氏吩咐常妈妈去取,自己则拉着陆婳在烧炕的榻上落座。

  “四丫头站那儿做甚么?快同你二姐姐来说说话。”

  陆芍点点脑袋,在侍婢搬来的束腰圆香几上坐下。只她还想着冲喜的事,人在这儿,心却不在这儿,陆婳出言挤兑她道:“母亲教你同我说话,你装聋做哑的摆脸与谁看?”

  “婳儿!”

  陆齐华出声呵斥她,陆婳有些不服气,她本就是府里顶顶最贵的嫡女,先前陆齐华宠妾无度,教那栖竹院姨娘生的大姑娘抢去一半的风头,好不容易捱到她出嫁,府里竟又来个小的。

  陆婳性子骄纵,受不得气,陆齐华愈是制止她,她愈是光火,甚么话都往外蹦:“爹爹,您这般护着她做甚么?她能回国公府,不过是要顶替我嫁去指挥使司那残废的嫡次子罢了,还真拿自己当做府里的嫡女,摆起贵女的款儿来了?”

  她这二姐姐素来爱给她使绊子,平日没少说尖酸刻薄的话,陆芍家世简明,又得祖母呵护,是以不懂深宅大院里的勾心斗角。有时陆婳出言讥讽,她甚至听不出陆婳言中的弯绕,竟还同她一道儿笑起来。

  可是今日的话就如磨利了的刀刃,直直逼近她的胸口,她猛地站起身,束腰圆香几后倒,撞在木质地面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  “要嫁去指挥使家的,不是二姐姐吗?”

  陆婳还不知冲喜一事,一听那指挥使司,浑身都不舒坦,脾性上来时就连王氏也劝不住。

  “谁要嫁于一不良于行的残废!你当是爹爹放心不下你,才巴巴地将你从余州接来吗?不过是一年前,先帝突然降旨,指明要陆家与指李家结姻,我不肯,这才想到在余州还养着一姨娘生的四姑娘,不然谁管你的死活!”

  王氏站在一侧拼命地拉拽陆婳的衣袖:“浑说甚么?平日里当真是给你惯得没边了!”

  转而又想,不妨让陆婳将事情说开,正好断了陆芍对血亲的眷念,唯教她知晓国公府无人真心待她,方才好死了心去另谋后路。

  陆婳转过头,颇有些趾高气昂:“这是爹爹和母亲商讨后拿定的主意,她早晚都要知晓,我不过是提前知会她,好教她有个准备罢了。”

  陆芍无声地张了张嘴,盯着陆婳凶狠的面容,顿觉胸口疼得厉害。

  她眨了眨酸涩的眸子,竟有些迷惘:“爹爹不是说,先头十四年,是瞧在我祖母年事已高,又感念她养育我多年,不忍留她一人孤苦地呆在余州,才未将我接回吗?”

  陆婳只觉得好笑:“不过是诓你回汴州的话,也只有你信。你那祖母究竟是如何教你的,将你教成这等痴傻的模样。”

  陆芍突然望向她,乌黑的眸子多了分凌厉,她容不得旁人说祖母半点不是,当下便出言回击道:“二姐姐怕是不能如愿。方才母亲正同我说你与那李家的婚事。”

  陆婳怔愣了片刻,不可置信地扯了扯王氏的衣袖:“母亲,分明说好了让四妹妹去,怎又说回我头上来了!”

  王氏也没想到陆芍会将指挥使司的婚事说出去,她既要防着陆婳吵闹,又要稳住陆芍的,一来二去间,反倒是不知该说些甚么了。

  见王氏不做声,她便将浑身的怨气都倾泻到陆芍身上:“是不是你同母亲说了甚么?”

  陆芍倒是想要这个本事,凡是王氏肯听她的哀求,也不至将她送去提督府冲喜。

  偏陆婳是个不惜福的,王氏两回替她谋算,在她这儿竟讨不到半点儿好。她挣开王氏的手,作势就要去拉扯陆芍,正巧常妈妈端来的茶汤,拉扯间,撞翻了朱漆托盘上的茶汤,铺在茶汤上糖桂花、山楂条、核桃仁、芝麻洒了一地,哐哐当当地闹成一片。

  国公爷怒视着,扬手一掌,落在陆婳的脸上,指着她疾言厉色道:“闹够没有?没闹够就去屋外头跪着去!”

  【畅读更新加载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后阅读!】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aa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aa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