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4 章_嫁给病娇厂督冲喜
笔趣阁 > 嫁给病娇厂督冲喜 > 第 24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 24 章

  满室寂静,养在深闺里的小姑娘,从不曾见过可怖的场面,现下却站在两具尸身前,轻而易举地指出东厂尚未探查出的线索。

  靳濯元站起身来,饶是有些惊讶,仍不忘从容淡然地拿帨巾拭手。

  “你是如何瞧出来的?”

  陆芍往尸身那处挪动步子,愈靠近愈觉毛骨悚然。她两根指头,哆嗦着掀开盖在尸身上的白棉布。原本露出一角的衣袖,现在完整地落入陆芍眼底。

  她本来尚有些拿不定主意,以指腹捻过布料上的经纬后,却是一口咬定:“他们就是打余州来的。厂督你瞧,虽说各地的棉布差异不大,但是余州房台县有个曹娘子,她弹得棉花极为纯熟,织布尤为精软,余州许多冬衣大多出自她手。且撇开棉花不论,光从这挺括的棉布,也能瞧出些门道来。”

  靳濯元抬了抬眉,这小丫头平日里惧他怕他,说话也是软语轻声,甚至有时还支吾着说不出话来。今日说了一连串的话,说话时,那双乌溜溜的眸子泛着活俏,竟比往常还要明丽几分。

  陆芍将话顿在这儿,自然是想靳濯元追问她。十五六岁的小姑娘,总是盼着旁人夸她赞她,陆芍也不例外。

  其实话说到此处,靳濯元大致知晓判断的依据,饶是如此,还是顺着陆芍的小心思,继续问道:“甚么门道?”

  陆芍笑意更深,仿佛要将浑身的本事都倾泻出来:“棉布花色繁多,大井纹、棋局纹[1]各类都有。但是余州出仕和商贸之风并行,为求金玉满堂,蛟龙暗样盛行,意为蛟龙得水,这也是余州特有的棉织。”

  靳濯元确实没料到她懂得这般多:“可见呆在咱家身侧竟是淹没了一身学识。”

  陆芍抿了抿嘴,垂下眸子,敛起眼底的熠熠的碎芒:“先前祖母经营过绣房,既是刺绣的手艺,自然要跟布料打交道。可惜我那时顽劣,祖母的手艺只学了三四分,现下也只是班门弄斧,正巧教我歪打正着罢了。”

  顽劣?

  他实难想象,这丫头瞧着乖顺,顽劣起来又会是怎么一副模样。

  不过,说起余州。

  靳濯元掌心微敛,眸色晦暗不明。

  他对顺州没有多大反应,只是一提‘余州’和‘俞灏’,一些陈年旧事铺天盖地地裹挟而来,他的面色几近煞白,袖袍下的指骨也逐渐泛出青白之色。

  陆芍察觉到他神情的变化,生怕他像先前一样浑身不适,心里头关切,上前捂住他的手。

  他的手僵冷,不带温度力道又大。陆芍掰了好一会,才将小手塞了进去,忧心地唤道:“厂督,你怎么了?”

  诚顺对掌印的病因也是一知半解,想不出余州这地同掌印有甚么关联。

  余温从掌心传来,靳濯元意识回笼,很快恢复如常:“没事了。回府吧。”

  回府马车上,陆芍同他并肩而坐。她的手不算太暖,却也比靳濯元好上许多,柔软的手合在一块儿,像只小暖炉被靳濯元拢在掌心。

  对那些体弱的人,陆芍总是油然生出同情心。她知道厂督这幅模样,并非身子出了问题,否则满京遍地医官,加之大内的太医,总也不至查不出病因。

  左思右想,大抵还是心结所致。

  陆芍侧首去瞧他,他的肌肤是泛着玉泽的瓷白,纵然阖眼敛起气性,周身也弥漫着落落穆穆的疏淡。

  这样只手遮天、玉食华衣的人,若有郁结,又会是甚么呢?

  三通鼓后,朝参官分列两侧,直至钟鼓司敲鼓响钟,文武官员才从左右掖门而入。

  近几日雪雨连日,汴州还好,稍往北的地方,人畜冻死不计其数。

  临近年末,再往后便是除夕正月,原本正是要置办年货、筹备除旧的时候,农户突临灾害,来势汹涌的风雪,将一年到头的喜庆都淹埋在厚厚的雪堆里。

  魏辞原想差都察院的人勘察赈灾,一问都御史俞灏,俞灏倒是推荐了一人,正是新上任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廖淮。

  “廖大人做事刚直缜密,臣以为差遣廖大人前去,另着巡按御史和灾地按察司齐力勘察,定能安抚流民,平定慌乱。”

  这次赈灾是立功的好机会,廖淮年轻上进,俞灏妄想拉拢,自然不想将这美差让于别人。

  有俞灏举荐,魏辞也算是安心。

  俞灏为官多载,虽是先帝跟前的老人,却也不像那些旧臣一般依仗着自己的威望给自己下脸色。

  魏辞觉得他能堪重用的,举荐的人自然也差不到哪儿去,正是要颁布口谕,一直站在一侧听政的靳濯元开口说了话。

  “都察院大事奏裁、小事立断,事多得很。哪有功夫去灾地勘察。”

  话音甫落,底下的人窃窃议论起来。

  “不知俞大人哪里得罪了他,到手的美差竟被他中道拦断。”

  站在一旁的文官挤眉弄眼,示意他少说些:“吴大人的事你忘了?不过是依常谏言献策,现在落到诏狱去了。你可不知,吴府上下哭得肝肠寸断,这往后恐怕是有受不尽的苦咯。”

  靳濯元淡然地扫了一眼,抬手指了指队列末端:“赈灾一事,就着周景去吧。”

  周景官至都给事中,不过七品。原先哪里轮得上七品官员在乾清门露面,不过是朝纲积弊,无人去管这一条例,后来凡是京官,都可参加其中。

  朝中大臣心里明白,给事中和都察院互不隶属,三品以下官员由吏部考校,给事中却由圣上直接考察。是以都给事中品阶虽低,却是个令百官忌惮,握有实权的,就连都察院都不能干涉他们监察。

  靳濯元抬周景压俞灏,显然是要让都察院和给事中相互制衡。

  可有那么一桩事,大家都闹不明白。

  都给事中就算没有门道,也算是一个一路高升的官位。周景至今压在七品,无非是平日言辞激烈,不懂斫方为圆。

  整个汴州,憎恶靳濯元的人大有人在,也不见得他们冒尖出头,直愣愣地驳他脸面。这个周景却个不懂变通的,有好几回上疏都在指责靳濯元的不是。

  靳濯元素来记仇,今日又怎会将赈灾的机遇让于周景?

  魏辞也没料到他会差遣周景去勘察。

  “赈灾一事后,周大人顺路去趟顺州,清查赋税一事,就交由六科给事中去办。”

  兜兜转转,又落到赋税这一事上。

  周景显然不愿听他的,他拱手询问魏辞的意思。可巧魏辞近几日也正愁寻不着人手,靳濯元抬手一指,就将这硬骨头丢给了周景,也算解了他心头的一幢忧心事。

  这事就这么敲定。

  早朝散去,不少官员围聚在周景身侧,恭祝有之,其中也不乏宽慰安抚的话。

  清查赋税牵涉颇广,势必得罪朝中重臣。好些人都说,大梁赋税历来已久,贸然改动,恐生事端。

  他前段时间仔细衡量过了,靳濯元所说的赋税改革,于国于民,其实都不算是坏事。怕只怕这奸宦独揽大权,借着改革的名义,将朝堂搅得一团乱。

  暖阁内,魏辞不解地问靳濯元:“掌印,为何遣周景去?”

  旁人兴许不知道,魏辞心里了然,赈灾也好,清查也好,都是朝中官员建功立业的机遇。

  只是有些人顾虑太多,这怕得罪人,那也怕得罪人,这才不敢站出来。

  靳濯元没有多说甚么,只是将自己厌恶显在面上:“咱家瞧不惯俞灏。”

  魏辞扯了扯嘴角,这么荒唐的理由,到了靳濯元的嘴里,好像说出了几分正经的道理。

  “也罢,借着赈灾好歹指派出了清查的人选,这桩事眼下尚且可以告一段落,后边的事总得等到周景勘察回来再说。”

  “告一段落?”靳濯元神色复杂:“顺州的问题显露在表面,是好查的。最怕那些瞧着风平浪静,实则暗潮涌动的地儿,不亲自去瞧瞧,恐怕当真查不出甚么问题来。”

  “哦?”魏辞站起身:“掌印可是听到甚么风声了?”

  “咱家找到杀手的来处了。余州。”

  这杀手就是当日暗算刺杀靳濯元的人,能查到杀手的来处,自然是好的。

  “可是这两人同税收有何干系?”魏辞一脸不解。

  “这两人正是听从俞大人的差遣,不远万里从余州北上。圣上也不想想,此回赋税改革牵扯不少州县,俞大人为何单从余州挑这二人来刺杀咱家?”

  魏辞凑近了问:“为何?”

  靳濯元蹙了蹙眉,只觉得这小皇帝若要独当一面,有所作为,还差些火候。

  他抿了口茶,默不作声地等着魏辞自己想明白。

  “俞大人在余州能有甚么利益?余州田赋透明,想贪也无处可贪呀!”魏辞嘀咕思忖着。

  “所以咱家才要亲去余州,只有去了,才能摸清俞大人打得是甚么主意。派人刺杀一事,能得手自然是好的,倘或不慎被咱家反绞,事情传出去,就说奸宦加害无辜良民。这样一来,余州的百姓愤怒有之,便要引起民怨。”

  话说到这,靳濯元骤然蹙起眉头。

  激起民怨?

  若单是想推翻赋税的改革,余州总计人口也非州县中最多的,光是激起余州一地的民怨又有甚么大的用处?

  他拨转着指间白玉指环,忽然觉得,俞灏此举恐怕不单单是贪污色银这般简单。

  魏辞却只听见“亲去余州”四个字,他惶惶不安地攥紧着衣袖:“掌印要离开汴州?”

  魏辞年轻,心思不够沉稳,平日有靳濯元站在身侧,这才有了同朝臣对峙的胆气。自打他登位后,大小事都是同靳濯元商谈之后才有决断。

  靳濯元一说要去余州,魏辞心里没底,要把偌大的朝堂交在他手里,他哪来的章法。

  可他到底是不能阻扰靳濯元行事,只是郁郁不乐地问道:“掌印几时回?这事可要对外张扬?”

  需得摸清这点,日后朝臣问起掌印的去处,他才不至漏了马脚。

  靳濯元目色深沉。

  余州。

  他记得,府里那小丫头正是从余州来的。

  【畅读更新加载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后阅读!】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aa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aa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