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5 章_嫁给病娇厂督冲喜
笔趣阁 > 嫁给病娇厂督冲喜 > 第 25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 25 章

  回提督府的路上,靳濯元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的掌心。

  小丫头身子娇嫩,落在那处,恍如坠入云端。柔软地不像话。

  他记得她迷迷蒙蒙从他腿上爬起来的模样,涨红的小脸像喷薄而出的晨光,这在常人看来,足以令人动容心软。

  可他到底不是个正常人,这份动容心软总要比常人来得迟些。

  马车缓慢行驶,到提督府时,霞光满天,落在主院月塘的水面,像是洒了一渠的玛瑙。

  他从月洞门走出,刚走至木桥一端,就见一身着柿子橙比甲的小姑娘朝他小步跑来。她的发髻上系着橙红色的绢带,簪着浅粉色的绒花,迎风一跑,齐齐飞扬起来。

  “厂督!”她手里捧着伯爵府的帖子,笑得眉眼弯弯,带了几分失而复得的喜悦:“您准许我去啦!”

  陆芍倒不是贪嘴那几个饺子,她只是喜爱热闹,喜欢去人多的地方。

  来汴州一年,所认得的人不多,先前识得几个贵女,秉性纯良,偶尔也能说得上话。料想此回摆宴,谁也不会驳了伯爵府的脸面,几人又能聚在一块儿,总归是有话要说的。

  思及此,陆芍也多了几分期盼。

  靳濯元不置可否,他抬手扯了扯陆芍发髻上的绢带,扯散一根,绕在自己的指尖,绕了一会儿,又捻着绢带去闻。

  荼蘼露的香气淡淡萦绕在鼻尖。

  “我过几日要去趟余州。”

  话音甫落,除了檐上鸟雀不合时宜地叫唤,余下的声音好似都随着余晖沉落在乌黑的天幕下。

  靳濯元不需抬眼都能猜着陆芍的神情。

  陆芍紧搂着那张帖子,比起回余州,伯爵府的饺子宴便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。

  她生长在余州,往前十四个年头的温情皆是来自那里,尤其是了解国公府的冷暖之后,她愈发眷念起在余州的岁月。

  祖母过身,绣房也被当地胥吏侵占,她明知就算回去,也回不到从前,可人嘛,总是念旧,仿佛寄托念想的地儿还在,记忆还在,人就还在。

  陆芍半晌没说话,心里却在不断在斟酌。回余州的机遇难得,倘或她向厂督开这个口,厂督会不会应允她?

  而靳濯元那厢,也确实在等她的反应。

  一切如靳濯元猜想的那样,小丫头到底是憋不住气,小心翼翼试探着问道:“我能同去吗?”

  去余州山遥路远,靳濯元独身前去,大抵无需顾虑很多,说是商贾亦或行游的人,横竖是好捏身份的。

  然而带个姑娘上路,就免不了有些麻烦。靳濯元也不欠她甚么,就算不愿带她同去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  陆芍知这么个道理:“厂督去办事时,我只管留在宅子里,决计不会胡乱走动,也不会给厂督添麻烦的。”

  她绕至靳濯元跟前,勾着他的手指晃了晃:“厂督若对余州不够熟稔,也大可来问我,余州那地,我再熟悉不过了。”

  她说得理屈词穷,面上还是强装镇定:“且汴州到余州路途遥远,厂督一路上劳心劳神,总要有人贴身伺候不是?”

  靳濯元并不打算在此事上为难她,只是绕着绢带把玩,最后不忘吓唬她道:“若出甚么事,咱家可不会管你。”

  陆芍拼命地点头,虽不知厂督为甚么应得这般痛快,但她到底是可以回余州看上一眼了。

  日子定得近,赴完伯爵府的饺子宴,三日后便要动身启程。既是要去,便同云竹和流夏去收拾行囊。

  靳濯元也没入屋子,抬脚去书房翻看番子递来的消息。

  诚顺站在一侧研磨,浓厚的墨汁一圈圈地晕染开来,越化越多,险些脏了铺在桌面的熟宣。

  他惶恐地搁下墨锭,双手递上狼毫:“小的办事不利,差些弄脏掌印的纸。”

  靳濯元提笔圈画,头也没抬:“有话直说。”

  诚顺踌躇了一会儿,还是开口道:“去余州一事,您尚且让陛下代为瞒下,对外只说有事出城,却也不说到底去哪。方才这般轻易地就透露给夫人,小的是怕...”

  他顿了顿,并未将后果挑明,只是提了一嘴:“毕竟是太后娘娘送来的人。”

  这话倒也不是针对陆芍,只是他行事端稳,自然要比福来多留个心眼。

  “你都想到了,咱家难道没有自己的考量吗?”靳濯元的语气还算平和,换作平日,底下的人越矩多管闲事,还不知被发落到何处去。

  冬至那日,天气出奇好,日头一出,前几天落的雪便没了踪影。

  陆芍坐在妆台前梳妆,半敞的明瓦窗上流转着白茫的光斑,偶有一束照进来,整个屋子都被照得敞亮。

  流夏给她绾了一个新的发髻,发髻式样繁琐,层层叠累,压在脑袋上,有股坠坠的垂重感。

  陆芍抚着发髻,左右瞧着镜子里头的人儿:“这个发髻太重了些,没有往常轻便,倘或在外头呆上一日,我这脖子怕是不能要了。”

  流夏听着笑出了声:“夫人,原先就该每日绾成这幅模样的,不出门时,简单些无碍。若要出府,依仗您提督夫人的身份,多少双眼瞧着。总是要梳得落落大方些。”

  “好呀,你可是说我,平日里小家子气?”

  自打厂督答应带她回余州后,陆芍连着几日心情大好,就连吃食,都比往常进得多。不过短短几日的功夫,原本太过瘦削的地方,算是挂了肉。她鼓着脸,佯装生气。

  流夏伺候的年岁长,自然辨得出这话的喜怒。她难得瞧见陆芍面带笑意,还是那般欢快的模样,一瞬间记起老夫人还活着的时候。

  老夫人将她护得极好,半点苦都舍不得她吃,半点愁绪都舍不得她沾染。少女初长成时,真如娇花一样活泼肆意,惹人喜欢。周遭邻里盯得紧,隔三差五往老夫人的绣房走动,只盼着及笄之时,能说下这门婚事。

  后来的事谁也没有料到,好端端的姑娘就这般稀里糊涂入了提督府,连三书六礼都没有。

  流夏暗地骂了国公府千百回,好在眼下夫人和厂督的关系也算是融洽,她高悬的心才稍稍稳落下来。

  见她开心,流夏故意逗她:“我万没有这般说。只是那日,我和云竹瞧在眼里,是谁窝在厂督怀里不肯下来的?”

  屋里除了贴身伺候的流夏与云竹,也没有旁人,说些荤话只当是主仆之间的调侃,无伤大雅。

  陆芍红着脸,转过身去挠她的腰肢:“你编排我也就罢了,竟连厂督也敢编排,我瞧着倒不如趁早给你寻个人,囫囵送出府去,省得在这儿招惹我!”

  这才是她原本该有的样子,声音仍旧洋洋盈耳,却是带着小小的气性。

  流夏鼻尖一酸,总觉得她那活泼的姑娘又回来了。

  二人吵闹了一番,陆芍拗不过流夏,还是顶着繁重的发髻上了马车。

  【畅读更新加载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后阅读!】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aa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aa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