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 第 4 章_嫁给病娇厂督冲喜
笔趣阁 > 嫁给病娇厂督冲喜 > 4. 第 4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4. 第 4 章

  冲喜的事很快传遍朝野,阻挠有之,顺势附和亦有。出言相阻的,多是靳濯元的人,附和认同的则是得太后授意,站在太后这头。

  大梁的新主是外姓王,非萧氏后人,新主登位,总是要整肃朝纲,起用新人。朝中不少旧势老臣饮河满腹,经手的权钱更甚是人命,皆经不住细查。故有老臣站在太后这头,妄要推翻外姓皇权,明面上是维**统,以防礼崩乐坏,实则不过婴城自保,舍不下泼天的富贵。

  新主魏辞到底年轻,平日有掌印在背后替他撑着,尚能驳斥一众朝臣,如今掌印重病在榻,朝中无人坐镇,朝臣们三言两语,就将他的话堵了回去。

  冲喜这事,他竟是拿不了主意,只好任由太后以替掌印消灾积福的名义,将那陆家的嫡次女送去提督府。

  陆家这厢,接了新主的旨意,也是紧锣密鼓地置办起来。依照陆齐华的意思,冲喜比不得明媒正娶,提督府也同那些贵胄人家不同,不必过于张扬。他那些同僚个个心比天高,大张旗鼓地将自己女儿送去提督府,难免遭人鄙夷,落人口舌。

  可太后却不是这么个意思。

  她先着人从尚服局送来真红圆领婚服,一并凤冠霞帔一块儿送入了国公府,又亲自挑了赤金累丝嵌红玛瑙头面,算作是陆芍冲喜的祝愿。

  流夏端着银盆,看得痴傻,木讷地站在屋外,给鱼贯而入的宫人让出道来。

  同在清梨院伺候的,也个个伸着脖颈踮脚张望,盼能沾沾贵气。

  国公府不是头一回办喜事,先前大姑娘出嫁,阵仗也大,却只是沾了“富贵”当中的“富”,不似陆芍这般,仿佛一跟禁中沾上边儿,那“贵”字也就一道来了。

  只是阖府都知晓,四姑娘的“贵”,有些美中不足。

  陆芍一身红色里衣,由院里的张妈妈描妆,她生来骨相佳,只要面上挂些肉,便能显出姑娘的水灵。张妈妈伺候她的时间不久,谈不上有多深重的情谊,却是瞧着她一日日从消瘦哀恸中走出,好不容易性子活俏了些,转头竟是被人送去冲喜了。

  她替陆芍敷粉,心里觉得可惜,便发自肺腑地说了几句体己话:“这几日老奴瞧在眼里,也知晓姑娘原是不愿去的。可事已至此,既然躲不掉,多添愁绪也是无益。外头这么多人都等着瞧姑娘的热闹,巴不得姑娘过得不好,姑娘偏不能如她们的意!老奴是过来人,到了这个年纪,愈是知晓万事都不打紧,唯独不能亏了自己。”

  陆芍抿了抿嘴,这话与祖母所说别无二致,她知晓张妈妈是在宽慰自己,心里柔软,眉眼也带了点笑意。

  描完妆,尚服局司衣示意身后的女史捧来婚服替她穿戴,女史顺着身线,有条不紊地替她整理襟口,双手触及里衣,忽地摸到陆芍里衣下佩戴者一小块玉石。

  “姑娘娇嫩,婚服颇有些分量,这坠子压在里头,怕是觉得不舒坦。戴在外头也与太后娘娘送来的头面不搭,不若先取下,过了今日再戴。”

  陆芍“哦”了一声,攥着编织的红绳,取出玉石。红绳稀松寻常,没甚么稀奇的,只是没想到下头悬挂的竟是块上好的于阗白玉。于阗玉经圆雕后,镂刻了藤花葡萄纹,小小一枚,清新淡雅。

  她小心翼翼地交给流夏:“这是阿娘留与我的,且放在祖母给我的妆奁里头吧。”

  流夏应了声,替她收好,复又将整个妆奁放置在衣箱里。

  司衣和女史待她客客气气的,穿戴完,拥簇着她去前厅跪别长辈。

  碍于太后的脸面,陆齐华和王氏不好克扣,二人面上挂着慈和的笑意,亲厚地将她送至府外。

  迎亲队伍占了一整条定府街,陆芍以扇遮面没瞧清阵仗,只听陆婳压低声音,怏怏不快地扯着王氏的盛服:“倒是给她挣脸面了!”

  陆芍迈出门槛,在石阶前顿住步子,百蝶穿花的绣鞋上,群青绿松石攒珠发出山泉般的声音。她来国公府的日子不长,却也曾真切盼着至亲之间的温情,只一想到出了这门心里的期盼便彻底落空,酸涩就不由自主涌了上来。

  女史在她耳旁催促着,陆芍挪动步子,在流夏的搀扶下上了轿撵。

  定府街上敲锣打鼓好不热闹,有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,亦有人下了押注,说这国公府的四姑娘给司礼监掌印做对食,大约是活不久的。

  迎亲队伍浩浩荡荡地送往提督府,尚服局亲眼瞧着陆芍上了喜轿,也算完成了太后的叮嘱。

  司衣赶着回去复命,便向国公爷和王氏请辞,王氏自要客气一番,教尚服局的人喝盏酒再走。

  司衣摆手婉拒,只道是尚宫叮嘱的差事还未办完,回得晚了,恐被苛责。

  王氏也不再客气,嘱人亲自将尚服局的女官送至府外。外人一走,陆婳这才大闹了起来:“凭什么教她赚足了风头!”

  “婳儿!”王氏操劳了两日,身子有些乏累。陆婳在一旁耍起性子,吵得她胸闷气短,浑身上下都不舒坦。

  王氏往那楠木圈椅一坐,头疼地摁着眉心,:“亏得我今时护住了你,否则依照你这骄纵的性子,入了提督府不是被太后娘娘当作弃子,就是被那靳濯元剁了喂狗。”

  陆婳自诩是国公府嫡女,哪里肯落俩庶女的下乘,纵使自己不愿去冲喜,碰上太后瞧中陆芍,心里也是极为不快。

  “陆芍那丫头怯生生的,能有多大用处,值得太后娘娘这般铺张?”

  王氏叹了口气,瞧她一副口无遮拦的冒失样,心里愈是发愁。自己在陆婳这个年纪,早早筹谋起将来的事了。早些年头,国公爷宠妾无度,她在后宅摸爬滚打,先是除掉了沈姨娘,又熬病了栖竹院的陈姨娘,稳稳当当地执掌中馈,摆着当家主母的款儿,谁也不敢逾矩。

  陆婳倒好,心气小,不懂以退为进,甚至是好赖不分,还将太后的赏赐当做美事。

  “太后娘娘就是想将此事张扬开来,朝野俱知此事,二人全是没有退路的。你那四妹妹算是折进去了,依照太后娘娘的意思,便是厂督醒来,她也得留在提督府,怕是只有利用尽了,才肯放了她。可那时,还有谁敢将这样的人儿娶回家去。”

  迎亲队伍沿着西大街往龙津桥走,东面就是东厂提督府宅。府宅位置极佳,四周皆有瓦子,当街博易买卖,往往至三更才逐渐散去。

  陆芍最是喜欢热闹,在余州时,常常带着流夏看杂耍逛酒楼。到了汴州,除了偶尔赴宴之外,碍于规矩深重不常出府,还未细细领略汴州的繁华。

  只是今日,任是外头如何吆喝,她都不为所动。热闹是别人的,她只垂眸盯着自己的大红喜服,心绪起伏跌宕,指节紧紧握着扇柄,愣是在寒冬腊月沁出层薄汗来。

  奏乐声渐止,轿撵落在提督府门前,流夏前来搀扶她,附耳说道:“姑娘,到了。”

  陆芍遮着面,不好四下张望,任由流夏搀着她迈入府中。

  这几日正是雪消的时候,日头尽被那银雪吸敛了去,冷得厉害。府里并未张挂红稠,除了外头仍有锣鼓声外,里边肃寒,丝毫未沾喜气。

  领路的是一小太监,他未将陆芍带去主院,而是寻了处清净的别院,权当是暂时落脚的住处。

  流夏觉得院子不对,开口问道:“这是哪里?”

  小太监哈着腰,声音尖尖细细:“不瞒姑娘,这桩冲喜的事是禁中的旨意,提督府不敢不从。可厂督至今还未清醒,没有厂督示意,小的真不知该将姑娘安置在何处。”

  流夏和陆芍也没料及还有这出,虽说靳濯元如今重病在榻,无法行房事,可新婚之日,哪有不入主屋的道理。

  流夏只以为是底下人不会办事,故而压着脾气回道:“自然是厂督在哪儿,夫人就该去哪。”

  小太监却是一点儿也不发怵:“府里大小事皆是厂督说了算,小的怎敢做厂督的主。今日若将姑娘带至主院,回头掌印怪罪,不单我一人,今日过手的人都难逃责罚。望姑娘体谅,这处听雪院已是府里最大的别院了,姑娘且在这处安置,待厂督醒了,自会有他的打算。”

  “这是甚么道理?”流夏拔高了声音,她们头一日入府,今日退这一步,往后还不知受甚么气。

  她正要同小太监争执,陆芍伸出指头扯了扯流夏的衣袖。

  “算了,别为难他了。”

  冲喜这事本也未同靳濯元商谈,醒时总要有些脾气。想来这小太监最是知晓厂督平日狠厉的手段,万不敢招惹,这才拿不定主意,将她送至听雪院来了。

  小太监颔了颔首,道了声多谢姑娘,便掩上门退了出去。

  流夏急得跺脚:“姑娘,您方才遮着面没瞧见,这府里哪里有办喜事的迹象,也太亏待人了!”

  陆芍放下喜扇,露出张昳丽的小脸,她早顾不上喜不喜庆,左右今日不用见那靳濯元,也不用与他同床共枕,反倒是教人松了口气。

  【畅读更新加载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后阅读!】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aa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aa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