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做戏_独家蜜宠小逃妻秦晴苏琛哲
笔趣阁 > 独家蜜宠小逃妻秦晴苏琛哲 > 第101章 做戏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1章 做戏

  樊琳琳登时就捂着嘴欲哭欲泣,别看她是半老徐娘,但身子薄弱,如此战战兢兢的模样很是柔弱。

  让外人看了,必定以为是苏琛哲欺负了这个继母。

  管家和佣人见到了,都带着异样的眼光看着苏琛哲,可也不敢明面上看,只背地里念叨,然后很快苏琛哲违逆长辈的言论便传开了。

  樊琳琳要的就是个效果。

  “混账!你怎么和你母亲说话的?!”

  不等苏琛哲说道,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,正是苏立年。

  早年也算是个风流倜傥的人物,如今被病痛纠缠已是头发斑白的老人,此时正坐在轮椅上,一脸怒意的瞪着苏琛哲。

  樊琳琳立即过去推着他走来,“老爷,你怎么出来了,药可吃了?”

  “嗯,”苏立年应了一声,又瞪着苏琛哲,说,“你不回家成天没有个信,一回来就惹家里人不痛快是不是?!”

  “老爷……”樊琳琳想要劝解。

  苏琛哲冷声说:“苏立年,你是不是忘了,我的母亲是谁?”

  “你——”苏立年气的要从轮椅上起来,樊琳琳连忙扶住他,“老爷,小心伤着,阿哲还小,你不要和孩子置气,我没什么的……”

  “他小?快三十岁了还小?!”苏立年大声吼道,“你就护着他吧!他可受你的好心!”

  樊琳琳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委屈又坚定的模样让人看了很是不忍,她说:“阿哲母亲去世的早,我怎么忍心看着他受苦,老爷,你也别和孩子生气,要多关心关心他。”

  苏琛哲实在懒得看上演的戏码,话也没说直接转身上楼。

  身后传来苏立年的怒吼声:“苏琛哲!你给我站住,我话还没说完!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父亲?!”

  苏琛哲没有回头,任凭苏立年怎么吼,反正有樊琳琳在身边劝解,只不过每次劝解完之后,苏立年怒意反而更增大。

  苏琛哲的卧室在朝南与苏陌是隔壁,他先去了苏陌的房间,装修还是儿童设计,摆设也没有变,苏琛哲深邃眼眸四处扫了一下,然后走到隐秘的角落里查探。

  楼下,苏立年还在气头上,樊琳琳一边给他顺背,一边说:“老爷,阿哲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咱应该多关心关心他,集团许多工作都要靠他撑着的。”

  “哼,少他一个集团还能塌了是吗?云成不也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?”苏立年气愤的说。

  樊琳琳心中一喜,但面上未露,依旧柔柔弱弱的说:“云成没有阿哲聪明,不是经商的料,等阿哲继承了集团之后,我和云成就带着你回老家养老,咱们……”

  “你总是对云成没信心,云成也是我儿子不会差到哪去的!他怎么不能继承集团了?”苏立年拍拍樊琳琳的手,柔声说,“我这让你等了半辈子,苦了你了,咱们的儿子可不能再低人一等,我一定会让云成继承集团的。”

  “老爷,可是云成他的身份……”樊琳琳伏在苏立年的胳膊上,眼泪无声的掉落。

  越是这样的哭越深入人心,苏立年心疼的搂着樊琳琳,说:“云成才是我苏家长子,谁还敢再诋毁他的身份,我一定不会放过。”

  “老爷!”樊琳琳抽噎的哭出来。

  苏立年叹了口气搂着她,心里很是不好受,只觉得当初是自己亏待了她,早就把发妻忘到一边,甚至是忘了自己当年是做了多么无耻的事。

  二人在这边絮叨时,苏琛哲已经从楼上下来了,樊琳琳立即擦干眼泪,说:“阿哲,我已让厨子做了你爱吃的菜,晚饭在家吃吧?”

  苏琛哲仿若幽潭的眸子定定的看着樊琳琳,后者被盯的不自在,有些不明白自己哪里的话说错了。

  “你母亲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?”苏立年不乐意的说,自己多年的威信在二儿子面前受到威胁,这让他很有意见。

  苏琛哲依旧盯着樊琳琳的脸,那目光像是利剑一样,樊琳琳后背都开始发凉。

  苏立年刚要说话,苏琛哲收回视线,转身往别墅外走。

  “苏琛哲!你给我站住!”身后,苏立年又怒吼。

  “老爷,当心身子。”樊琳琳着急的安抚。

  苏琛哲压根没有理会,拿着自己需要找的东西上了车,管家立即将自动大门按开,那辆劳斯莱斯扬长而去。

  别墅里顿时传来苏立年气愤的怒吼,以及樊琳琳柔弱着急的安抚声。

  夜场。

  下午时分夜场还没有营业,二楼餐厅已正常开店,只是这种高端消费的寻常人是很少去的,要么都是上流人物预约前来。

  当然,有些地下交易也都是需要VIP身份才能参与的。

  黑色劳斯莱斯稳稳停在后门,看守的保镖认出来人后立即把门打开。

  苏琛哲阔步走进,乘着专属电梯一直到了顶层。

  四层是不对外开放的,只有VIP高端客户才能进入,昏暗的壁灯幽幽照射,长廊像是没有尽头一般,如此清净之地看起来并不像是夜场。

  苏琛哲轻车熟路的左拐右拐来到一个房间,还没有开门,门便从里打开,一个高大男子示意他进来。

  “把这东西查一下。”苏琛哲将东西交到他手,直奔主题。

  顾梓琰看到手里的东西,挑眉,“你竟然有着嗜好呢?怎么着,想卖片了?”

  “滚蛋!”苏琛哲转身坐在沙发上,倒了杯洋酒,冷声说,“我最近忙于继承的事疏于对小陌的照顾,今天左右发现小陌身上有伤。”

  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,顾梓琰拧眉说:“你认为是他们俩做的?”

  “还能有谁,我在小陌房间按了针孔摄像头就是提防他们,”苏琛哲仰头将洋酒一饮而尽,眸中愈发狠厉,“如果真是他们做的,我会让他们死的很难看。”

  顾梓琰将电脑打开,还是有些不可置信,“你那继母在怎么无耻,会蠢到做这种事?要知道这事一旦被你发现了,她知道自己的下场。”

  苏陌全天有人看顾,只有晚上时候才是自己一人,如果家里人哪个想要动手,只怕会选择在他睡觉时候,可是,苏陌睡觉时受了伤肯定会大叫引来人的,如此,苏琛哲就有些想不明白,对方到底是如何下手的。

  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aa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aa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