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 误解_独家蜜宠小逃妻秦晴苏琛哲
笔趣阁 > 独家蜜宠小逃妻秦晴苏琛哲 > 第38章 误解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8章 误解

  苏琛哲刚下班回来,脸上有些倦容,但仍旧无法抵挡他那精致面容的魅力。

  “重播罢了。”

  秦晴站起来要去抢遥控器,“重播我也要看,萧菱惠的罪不至于那么重,是不是错判了?”

  “不至于?”苏琛哲眼中划过一丝冷厉,转瞬即逝,恢复一贯的深沉,“你懂什么,这次的事就当做教训,以后你自己哪里也不能去,这是为了你的安全所想。”

  “那我不是失去自由了吗?”秦晴哪里能同意,“再说,要不是你仇家那么多,我能被绑架?”

  “你好好想想,萧菱惠为什么绑架你?”苏琛哲把遥控器举起来,已身高的优势让她碰不得。

  秦晴跳起来抢也没抢到,最后把自己累够呛,闻言气鼓鼓的说:“就算萧菱惠是嫉妒我,但她也是因为爱你才牵扯到的我,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你。”

  许多话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苏琛哲神色一顿出了神。

  秦晴又一跳,轻而易举的抢过遥控器,本很得意的要去开电视,但觉得苏琛哲有些不对劲,扭头去看,竟见怔怔地望着她出神。

  这种目光是她从未见过的……透着空茫和一丝悲戚?

  他竟然会有这样的神情?

  “苏先生?”秦晴秀眉微蹙,轻声唤他,但苏琛哲还是没反应,她又道,“苏琛哲?”

  苏琛哲蓦然惊醒,神色微变,眼中迅速划过凌厉,很快,快的连一直盯着他的秦晴都没有发现。

  秦晴刚想再问什么,苏琛哲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了,留下秦晴一个人错愕的眨眨眼。

  难道她说错什么话了吗?

  他好像生气了?

  因为这个,秦晴也没心思看电视了,她也不是什么圣母,就算再善良,但萧菱惠确实真真正正伤害到她,所以该是什么结果也是应当的。

  秦晴望着苏琛哲上楼的背影,张张嘴话到喉咙还是咽了回去。

  算了,他本来就是喜怒无常的人。

  如果再去追他盘问,恐怕更会惹怒他。

  秦晴这样想着,但还是走进厨房里,准备亲自做饭餐给苏琛哲,毕竟他救了她一命,她得迁就着他。

  还没到厨子做晚饭的时间,秦晴利用这个时段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。

  因为不知道苏琛哲喜欢什么,便中西餐结合,做的都是自己拿手的菜,她想着就算苏琛哲再挑吧,也会符合他胃口的。

  等管家和厨子来到厨房的时候就都愣了,瞧着那一桌子菜竟然都是出自秦晴之手,纷纷夸赞她心灵手巧。

  趁此机会,秦晴就拜托管家去请苏琛哲,不管他还有没有生她的气,这样最保险起见。

  管家应声去请,但没过多久又回来了,看着秦晴期盼的模样,实在是不想打击她,但也只能实话实说。

  “先生说他要出去参加饭局,就不一起用餐了。”

  秦晴充满希翼的小脸顿时布满失望,可惜辛苦的做了一桌子菜。

  “秦小姐的手艺这么好,先生吃过的话肯定会满意的。”管家宽慰道。

  秦晴扯了个笑,看着丰盛的菜,撇撇嘴,说:“既然他有事没有口福,那这菜咱们一起吃吧,您把这几个菜给大家分了吧。”

  “这怎么行,谢谢秦小姐的心意了,不过我们实在是不能吃这个。”管家连忙拒绝。

  “为什么?”秦晴奇怪的问。

  “我们有单独的后厨吃饭,家主的菜我们不能动。”

  “还有这说法呢?”

  秦晴感到无语,苏琛哲还真是自大,如此分清贫贱贵重,令她刚刚升起的好感又破灭了。

  既然没有人赏脸,她自己吃就是了,秦晴直接坐下拿过刀叉就切牛排。

  正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,秦晴听到有脚步声从楼上传来,很快就看到一个黑色高大身影走过,而那人目不斜视直接往大门外走。

  秦晴的眼睛一直追随着苏琛哲的脚步,当看到他头也不回的样子后,心里忽然有些不好受,自己也摸不准,反正就是嘴里的食物不香了,自己也没胃口了。

  真是够小气的,竟然生气这么久。

  最后,秦晴自己一人把食物都倒进了垃圾桶里,虽然是浪费粮食可耻,但想到是浪费苏琛哲的,她就觉得很泄愤。

  一直到夜里十点时,城堡里都没有什么动静,更没有车辆进出的声音。

  秦晴躺在床上瞪着眼睛发呆,苏琛哲一直都没有回来,这几天夜里他什么都不会只是拥着她睡着,让她很是安心。

  现在他迟迟不归,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。

  帝国大厦,顶层总裁办公室。

  这里是苏氏集团旗下分公司,也是苏琛哲一手创办的,此时他正坐在真皮椅上翻看着文件夹。

  阳光透过落地窗子折射进来,笼罩在他高大的身上,形成亮眼的光晕,如此温和却依旧给人冷峻的感觉,他俊美的脸没有任何表情,只有那剑眉随着文件内容时而蹙起,时而松缓。

  苏克沏好茶水走过来,茶杯放在桌上后并未急于离开。

  苏琛哲抬眸看去,见他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,放下文件夹,说:“有事就说。”

  “先生,我是想问您……”苏克仍然有些犹豫。

  “秦晴?”苏琛哲语气淡淡。

  苏克问道:“对,我是想问您为什么她没有生下您的孩子,您却依旧冒险救她?”

  游轮时遇海盗那次是,这回竟然为了秦晴得罪萧家,让苏克很是不解。

  苏琛哲拿过茶盏,淡雅地抿了凉茶,神色没什么异样,说:“我要弄清楚三年前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苏克眉头皱起,“会不会我们真的是找错人了?”

  “不会,”苏琛哲斩金截铁的说,“当初那个女人就是她。”

  至于为什么如此肯定,苏克也不好多问,只说道:“当时医院并没有她怀孕的记录,只有做阑尾炎手术的记录,所以……”

  苏琛哲咻地抬眸看过去,苏克的话顿时就停下,没敢在继续说。

  “我说过,我要的是一个真相。”苏琛哲把茶盏放下,接着看文件夹。

  苏克也知道自己再说就会惹怒苏琛哲,只得安静的站在一旁。

  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aa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aa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